这张照片拍于2016年冬天的冰岛,我一直想回到那个梦境看可以在寒冷中继续站立多久。我并没有带着最理想的状态去到我最理想中的国度,心中充满当时关于未来的各种挣扎。当时我还在荷兰留学,年龄已过三十。回顾从前,我用自己的理解去尽力认知这个世界,到了现在,我也一直在寻找这种永恒的,像真理一般永存的自信,使我不能假装没有见过大海,没有见过极美。